主角叫朱铭的小说_0007【崇宁十二年】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0007【崇宁十二年】 (第1/3页)

  一夜无事。

  翌日清晨,父子俩打开房门。

  瘦马静立于门前,不拴绳子也没乱跑,看到他们出现,还打了个响鼻以示亲近。

  然后,这匹瘦马就溜达到院角,去啃食篱笆墙下的野草。

  军马很难伺候,要喂豆饼,还要喂盐水,夜草更是不能断。眼前这黄骠马却好打发,啥都不用管,自己就知道找食吃。

  当然,瘦成那副鬼样子,别说人骑上去够呛,怕是连几十斤的货物都驮不动。

  田二的老婆正在扫地,田三老婆带着几个孩童,在院外不远的菜地里劳作。

  朱铭走过去问:“婶子,田二叔出门了?”

  田二老婆也不简单,张口便是谎话:“天刚亮就下地干活了。”

  朱铭旁敲侧击:“如今这世道,日子都不好过啊。”

  “可不是?”女人也跟着抱怨,“冬天越来越冷了,天气也乱得很,入夏总要旱两个月。”

  气温在唐中期就开始下降,至北宋末年跌到谷底,又在南宋回暖了一百年。

  即便是南宋气温最高的时候,也没回升到唐末宋初的水平。至元末,气温又跌到谷底,明朝稍微有所恢复。可明朝的最高年均气温,也没达到南宋时期的峰值。

  此时的平均气温,大概跟明末相当,约与明朝万历初年差不多。

  小冰河期!

  朱铭又说:“这山里闭塞,天高皇帝远,官家也顾不上,想来比南方要好些。”

  女人说道:“官家没有,还有土皇帝。”

  朱铭问道:“哪个土皇帝?”

  女人不再接腔。

  朱铭再问:“你们这山里,可晓得皇帝的新年号?”

  “又有新年号了?”女人疑惑道。

  “你们用的是哪个年号?”朱铭反问。

  女人说:“什么宁,记不住了。”

  虽然昨天听到“蔡相公”,朱铭已经有了不好的念头,但还是抱有侥幸心理:“熙宁?”

  女人摇头:“不是。”

  “不会是崇宁吧?”朱铭一颗心往下沉。

  女人顿时记起来:“对对对,就是崇宁,今年是崇宁十二年。俺成亲的时候,刚好是崇宁元年,俺记得清清楚楚。”

  古代的乡间百姓,基本不记皇帝年号,平时都用天干地支来算年份,这田二的老婆知道崇宁年号已是不易。

  只不过消息有些滞后,崇宁只有五年,哪来的崇宁十二年?

  所谓崇宁十二年,应该就是政和三年,也即西元1113年。

  朱铭垂头丧气离开,走到父亲面前,低声道:“咱们倒霉了。”

  “什么事?”朱国祥问。

  朱铭说:“确实穿越到了北宋,现在的皇帝是宋徽宗。”

  朱国祥确认道:“就是《水浒传》里那个?”

  “就是那位爷,”朱铭郁闷道,“再过十几年,靖康耻就要来了。距离梁山好汉们起义,已经不到十年时间,倒是可以去找宋江耍耍。”

  朱国祥说:“宋江胆小怕事,成不了什么气候,我们还是不要沾染为好。”

  朱铭苦中作乐,居然笑起来:“真实的宋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